搜索

正直善良的好公民啊,你是大英帝国政府最后的敌人

九九美剧 2021-03-07 11:25 加载中
正直善良的好公民啊,你是大英帝国政府最后的敌人

忽略开头十分钟就让Stephen和Yasim滚到床上去以及后来一堆诡异的三角感情戏(虽然说确实是推动了情节发展),全剧悬疑感制造还是很成功的,三大主角表现也算及格,Russel每次出场都让人神经紧绷,Yasim没有花瓶,Benedict Cumberbatch演高功能低社交轻微强迫症数学家发挥良好,而结尾更是大大挽回了中间两集拖拉和奇怪感情戏扣掉的分数,总的来说,故事想交代的主题还是挺清楚的,就是中间稍显啰嗦而且漏洞多多。

其实只看第一和第五集就好XD

要推荐的话,三颗星吧- -两颗给剧情和主题,一颗是主角- -(承认吧你就是看BC来的= = )

我梳理了一下筒子们反映比较混乱的阴谋主线:

两项人体试验,其一是种族特异化的生物武器(如,培养某种高致病性病毒,使其对阿拉伯人种有效,而对白人无效),其二是植入人体的唯一身份标识(ID),当你的实体而非其他身份证明工具就是你的标记的时候,仿造身份证、指纹通通失效,国家能够以极高的精度和效率监控、锁定并分析、预测个人的一切。

导致难民死亡的是第一种病毒,一开始Stephen他们觉察到的却是第二种试验的存在,于是他们假设第二种试验的植入物(Z批号疫苗)有衍生品质问题导致难民死亡,后来Michael的康复和密码破解测试才令Stephen意识到,Z批号疫苗实际上是非致死性的身份植入实验,只有一千支,同期的一万零一千支疫苗则只属于第一个致死性生物武器实验,两者混合施打于同一批阿拉伯裔难民,而Nadir和Michael则因为身体力行劝喻小朋友打疫苗而分别中招。

这里可能有两种假设,第一,疫苗是部分独立的,即Z批号疫苗没有种族特异致死病毒,只不过Nadir比较倒霉,

打的是Z批号外的部分所以领了便当,而Michael则幸运地打了Z批号而幸存,他的症状是普通乙肝疫苗的副作用。这样比较可以解释有童鞋表示和Michael对话的药厂职员提供数据和实际观察不符,依据以上实验设计,也有可能是这个职员只注意到一千支Z批号的接种结果,所以致死率是正常的百分之几,而Michael观察到的却是全部一万两千支在阿拉伯人身上的接种情况,所以致死率超过九成。另一种假设是,混合后的疫苗实际上两种效用,种族致死性对阿拉伯人是显性,对以色列人和白人隐性,而身份标识ID则对所有人显性(但是因为疫苗还不太成功,有时表达不出来,这就是在火车站最后一个难民没能通过金属检测但他的同伴却安全了的原因),于是阿拉伯裔的Nadir就领便当了,但是Michael没有,这样其实是更经济合理的实验设计,只不过没法解释药厂职员观察的致死率和实际不符的情况。(当然,虽然大家一致觉得药厂职员说了实话,但她看到的也可能是假数据,不过不管怎么,全剧的数据混乱已经到一个境界,不管怎样都自洽不能了XD

最后Stephen的遭遇很精彩,他以为自己还是自由的,其实在某个街头被殴打的时候已经感染了标记,所以无需任何瞳孔和指纹扫描也能被识别,而且归档为UNAS。

不过是另外一种异端灭绝,只是这次筛选的标准不是种族与出身,而是信念与动机。(一小撮,意图危害国家安全分子)

想想,尽管我们的实际政治生活里很少有英国式的辩论,政令的出台也很少有市民自由选择的色彩,但随着政治改革的发生,逐渐的,也许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我们需要更多的对公共生活作出自己的决策。当有一天政府告诉你,为了对抗未知的敌人,我们需要加装监控设备,这设备能确保我们识别所有的坏人,善良的政府会确保品行良好的公民不会有任何行动自由限制,而且整合你的各种个人信息,从此你不需要带钥匙和钱包出门,进入建筑只要扫描一下,付钱也只需要扫描一下,多方便,你觉得okay吗?

听上去挺像各种反恐和国家安全法案的。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绝对的信息公开换取绝对的安全,如何?

还是说,我知道自己是谁并且品行良好,但无需主动证明,我拥有沉默的权利?

正直善良的好公民啊,你是大英帝国政府最不想与之为敌的人。

授权之前,think it twice。

*“the last enemy we want” 有相关语,如果光看前半段,其实也可以理解成政客通过高明的游说与操纵,让公民投票通过这一反噬自身的监视系统,即公民自己成为自己最后的敌人